箬笠酱!

原id:Maple水水水
感谢你点开这里!
这里是一只经常爬墙CP紊乱的渣渣

【言棋】猫控

·设定洛洛是猫听得懂人话√
其余三人关系不错是好朋友√
·乱七八糟的文章,短,一时爽|・ω・`)
·巨大的OOC
·洛洛角度

主人最近不太正常。
先是每天布丁味的猫粮和小鱼干换成牛奶味的了!然后自己的小屋也不太正常——为什么绒毛垫子不见了!出门前还有无聊时也不摸我的毛了!
我是不是失宠了qwq

这个念头已经存在有一阵子了——自从我看到主人在房间里摸着一只白白的粉嫩嫩的没我可爱的猫后——我现在天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不停地用爪子在地上画着圈圈。
主人果然不爱我了对不对qwq

作为一个主人头号脑残粉我表示我很烦躁很苦恼很不爽。
我长得这么可爱他怎么能有别的猫呢?他怎么能撸别的猫呢?

我十分生气地吃完了最后一口小鱼干然后打翻了盘子钻进那个没有毛绒毯子的小屋里看着柜台前的主人。
他正在和另外两个长得很好看但绝对没有主人好看的人聊天。
那个会说话叫许墨是个教授,那个不会说话的叫白起是个警察。
我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反正我在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主人看。

显然主人看见了我。
他走了过来。
拎起了我。
看了一会。
很认真地说了一句——
“还洗澡了。”

想打人但我要忍住
想打人但我要忍住
想打人但我要忍住

我“喵呜”了几声以示拒绝,但是他……他……
“好像还挺开心的。”
??????????!!!
李泽言你从哪看出来我想洗澡了?
是只假猫才爱洗澡吧!

他没有理会我。
粗鲁地把我丢进水盆里。
然后——
搓啊搓啊搓啊……

当我从水盆里颓废地爬出来时,我更加生气了——我的主人有另一只猫就不好好体会我的感受了!就不温柔地把我放进水盆了!就不轻轻地不疼地帮我洗澡了!
于是乎,我又恶狠狠地看了主人房间一眼——当然避开了主人的眼线——好啊那个小婊砸一定在里面玩得正欢吧!

不要上去踢门主人还在这
不要上去踢门主人还在这
不要上去踢门主人还在这

我扭头一看才发现刚才的二人还在这。
“李泽言……你……帮猫洗澡?”
“我对猫,好感度挺高的。”
“那只猫真可爱,听说你又领了一只回来?”
“……差不多吧。”
“长得怎么样?”
“挺可爱的。”
……

挺可爱的
可爱的
爱的

这句话一直在我脑袋里打转……
什么东西呀?我主人除了我以外夸了别的猫qwq他不爱我了qwq他变心了qwq渣男qwq都特么是渣男qwq再也不相信这个世界还有爱了qwq

我默默地缩回了属于我的小角落——怕是不久之后,我连角落都没了……

事实上并没有发生这样的一天。
那只猫不久就被它的主人——不是李泽言不是主人啊啊啊啊——带走了,原来是寄养在这的,我可算松了一口气。
不过这些天我吃的醋还真是不少,我瞥了瞥主人示意他要给我一个安慰的抱抱,他笑了笑,过来顺了顺我的毛。
“对不起。”
“食物换了是因为那只猫喜欢牛奶,毕竟人家的,饿了不好,我也没有时间去分种类喂你们。”
“绒毛垫子我给它当床了,因为家里没有其它给猫住的屋子了,我没有时间去买。”
“它睡我房里是我怕你见到它不开心,而我有没有时间去安抚你。”
“不去认真考虑你的感受是因为我知道你善良,那只猫的公主病太严重我没有时间去多搭理它。”
“把你一丢是因为我看见你这些天在更努力的练习跳跃,想试试看,我没有时间去另找时间看看你的锻炼成果了。”
“不轻轻给你洗澡是因为我知道你长大了,我可能以后没有时间帮你洗澡了,而你还欠缺一个过渡的过程。”
……
他就这么解释了一大堆。
果然他还是理解我的感受的。
管他是不是“时间不够”呢。
反正我现在趴在他大腿上眯着眼打着哈欠准备睡觉,午后阳光刚刚好暖暖洋洋地洒下来,外面的风铃也在叮叮想着。
真的很棒啊,这种日子。

我接受他对于另一只猫的道歉及解释。
————————————————————————
这儿是碎碎念:
刚入恋与就超爱棋洛的!
知道Souvenir的店长就是李泽言后超果断站了言棋!
以前有产过粮知道质量不佳后都清掉了。
但是他们太美好了啊还是忍不住码了!
我爱他们!